王冷蛋的本体

【锤基】The Dream

    “我们做吧。”他身边的那个人对他说道。

       洛基眨眨眼,却想不起这是在哪。

他们站在一间五颜六色的小屋子里,他转过身,从窗口望出去,看到一座陌生的城市。而身边的那人,金褐色的短发,桀骜不驯的眼神。

    “哥哥?”他迷惑的问道。他仍然想不起这是哪里,但有索尔这个傻大个儿在,他就安心很多了。

    “就用求助的那一招!”那人有些兴奋地说道。

      索尔面庞似乎……成熟了很多?似乎他突然长大成人了,洛基都有些认不出来了,但看那真挚的发蠢的眼神,洛基很确定这就是索尔。

    “求助?我们这是在哪?”

      但话音刚落,洛基只觉得身子一轻,接着便飘在了空中,周围的一切都变得云山雾罩。索尔的面容隐在了雾里,周围的景象也都扭作一团。

      等云雾微微散开,他又已经到了一座巨大的宫殿之中。仍是那个金褐色头发的大个子,此时却是长发及肩,满面怒容。

      索尔手中拿着一柄锤子,用力抵在洛基的胸口。洛基被顶得连连后退,忽的脚下一绊,跌坐在身后柔软的长椅上。锤子微微上扬,将他的下颚挑得向上。虽然洛基完全搞不清自己在哪里,哥哥又为何发怒,但他觉得自己似乎要向索尔解释什么。他想站起来,却觉得锤子又用力抵上了胸口,把自己压进了椅垫的深处。而哥哥的脸忽然逼到了他的面前,那一缕柔软又明亮的长发垂了下来,轻拂过洛基的嘴角。

    “我以为你死了……”他愤怒的声音里似乎还带着几分欣喜和几分悲伤?

      那团云雾又笼上来了。

    “不不不!”

      云雾散去,洛基躺在地上,看着那个傻子后知后觉地狂奔过来,仍是那么不体贴地粗暴地把他揽在怀里。

    “你这个傻子!你从来都不肯听我的话!”

      索尔的眼神那么无助。洛基开始感到有些害怕,他从没在那双意气风发的眼睛里看到过这种绝望和痛苦。而此时,他才感到胸口一阵剧痛……

      云雾没有再笼罩上来,但洛基似乎被黑暗吞噬了。他在无穷无尽的空间里飘浮着,无依无靠,眼前什么也没有。

      恐惧压迫着他的胸口,他大喊道:“索尔!”

 

    “嘘,放松,放松!”有人轻轻拍了拍他的脸。

      洛基猛地睁开眼,看到那个金发少年一脸焦急地守在自己身旁。

    “怎么了?噩梦?”

      洛基却答不上话。他一把将索尔按倒,仔细打量着他的面孔。稚嫩的面孔,金褐色的长发,充满朝气又无所畏惧的眼神,确实是他熟悉的哥哥。

    “嘿,别想那些乱七八糟的梦了,”身下的那人用指腹蹭了蹭洛基的面颊,“我们得赶快走啦!”

      洛基瘫坐在索尔身边,用力深呼吸了几次,才勉强想起他们这是在极寒之境。他们经常偷偷用彩虹桥穿梭到其他世界,玩上一夜赶在次日早晨之前回到阿斯加德。但这次彩虹桥似乎出了什么问题,把他们传送到了一片异常寒冷空无人烟的土地上。

    “你居然真的睡着了?”索尔收拾着他们的背包,大大咧咧地开着玩笑,“我还以为干这事的应该是我。”

    “我做了个很奇怪的梦。噩梦。”洛基翻了个白眼,向索尔伸出手,索尔心领神会地把他从地上拉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路上再给我说吧,咱们得赶回提前设定好的传送门那里,不然可就回不去了。”索尔已经大踏步地走开了。

 

    “你很生气,你手里还拿着一把锤子,你把我按倒在一把长椅上……”洛基一边回想着,一边试图组织着语言,却忽然停了口,面颊带上了一丝粉红。“我也不知道你要干什么。”他小声嘟囔着。

      但那个金发少年连头也没回,仍是健步如飞。

洛基只觉得一股怒火涌上心头。“嘿,索尔,你有没有在听我说话?我梦到我死了,你很伤心!”

    “你怎么会死?你梦到五千年后的事情了?”索尔的语调不耐烦地拐着弯,“喂,洛基,我们来时是不是这么走的?”

      索尔一问,洛基才开始观察身边的地形,紧接着便心中一惊。

      这是一片巨石阵,巨石层层叠叠堆在一起,留出丛杂错乱的缝隙。他们来时走的缝隙还很宽敞,但此时眼前的缝隙已经狭窄到连他们两个小孩子也只能勉强挤过去。

    “你怎么带的路?”

    “我记得就是从这边过来的啊。”索尔从不肯好好认过错,这让人想在他那张漂亮的脸上狠狠打一拳。洛基无数次这样想。

      但他还是深吸了一口气,冷冷道:“我们走错了。”

    “那怎么办?”索尔的语气里带上了几分惊慌,“我们要错过传送了!”

      洛基又翻了个白眼,拍了拍自己的脑袋,想将脑子里那些乱七八糟的画面赶出去,把注意力集中在目前的问题上。

    “我们原路返回刚才休息的地方,从那里再看看能不能找到正确的路。”

 

      但他们不仅没有找到正确的路,而且也没有找到返回的路。他们完全迷失在这片巨石阵里了。

      索尔愤怒地用拳头猛击着四周的石壁,碎屑飞溅,石壁上留下了大大小小的坑。而洛基则背靠着另一边的石壁,低着头仔细思考着,各种方案迅速地涌进大脑,但似乎没有一个是可行的。

    “你到底想没想出办法来?”索尔问道。

      洛基努力按下心中的怒火:“别催我。你怎么不自己想个办法?”

    “你总是那个鬼点子多的人啊,”索尔毫不在意地说道,“而且今天出来玩的计划本就是你提的。”

      洛基的拳头已经紧紧地攥了起来。他知道自己打不过哥哥,但现在他打算试一试。

    “嘭!”洛基的拳头还没动,索尔却已经被一张大网牢牢地罩在了石壁上。下一瞬,另一张大网向洛基兜头罩下来。

    “嘿!什么人?这是怎么回事?”索尔拔出腰间的匕首,但那网似乎是由特殊材料制成,竟无论如何也割不断。

      洛基撑着脸前的网,小心地打量着四周。

      周围不知何时起了雾。冷冰冰的水雾。水雾中影影绰绰的似乎有几个黑影,又像是无数个黑影。

    “嘘!索尔,闭嘴。”洛基不耐烦的小声喊道。

      索尔用力割着绳子,不解地问道:“干嘛?”

      顺着洛基的手指看去,索尔果然噤了声,手中的动作也停下了。

      雾气里走出了一个人,两个人,几十个人。

      不,不是人。

      雾气里走出的,是比几个索尔摞起来还高的、通体冰蓝色的人形怪物。

      他们的脸上和身上长着细长的倒刺,手中都抓着冰制的武器。

    “你们是谁?”索尔率先问道。

    “咔!”一把巨大的冰锥擦着索尔的脸刺进石壁里。“我还没问你们是谁。”那个蓝色的冰怪说道,嘴角勾起一个扭曲的笑。

    “我叫索尔,是奥丁的……”

    “奥丁的子民。”洛基急忙大声道,用力压过了哥哥的声音,“我们是奥丁的子民,来自阿斯加德。”

      听到奥丁和阿斯加德,那群冰怪互相看了看,都露出那种狰狞的笑容。

    “那你们又是怎么到这里的呢?小鬼?”

    “你说谁是……”索尔大喝,却又一次被洛基几乎声嘶力竭地压了下去。

    “我们偷偷溜进了皇宫!”洛基大喊,“皇宫里有一个很漂亮的仪器,好像可以把人传送到任何地方。我们趁守卫不注意偷偷打开了那个东西……”

      但那群冰怪并没有听洛基说话。他们只是交换着眼神,冷冷地笑着。

    “嘿!求你们了,我们知道错了!真的很抱歉打扰到你们,我们保证再也不乱来了,求你们放我们回去吧。”洛基向一个头目模样的冰怪喊道。

      那个冰怪狞笑着走到他面前,突然一把掐住了洛基的喉咙!

    “放开他!你这丑八怪!有什么事冲我来!”索尔在他背后大喊,在网子里用力挣扎着。

那只冰怪却只是大笑,而洛基已被掐得无法呼吸。

    “洛基!不!放开他!操!”一向家教极严的小王子也说起了脏话,手掌被网线勒出一条条紫印,眼里也布满了血丝。“洛基!对不起!我听到你的梦了,对不起,对不起……”

      而洛基则无力地拉扯着卡着自己脖子的手,面庞上突然泛出一丝蓝光。

      那只冰怪一惊,立刻撒了手。

      洛基瘫倒下去,被身上的网兜住。他的脖子和下颚处都泛着冰蓝色的光,似乎那一片的肉体已经变成了冰。但很快,他的肌肤又恢复了正常。

      索尔被冰怪挡在身后,并没有看到这些,只是用力冲撞着网罩喊道:“洛基!洛基你没事吧?”洛基大声咳嗽着,并不能答话。

      那只冰怪手中迅速凝起一把冰刃,将锋利的刀刃指到洛基眼前,喝问道:“你到底是谁?”

    “他是我弟弟!”身后的索尔大喊道,“去你的个老妖精,他是我弟弟!我是奥丁的儿子!”

      此话一出,所有冰怪都呆在了原地。

      但很快,为首的那只冰怪便开始仰天大笑。他回过了身,一步步向索尔逼来。

    “哈哈哈,这真是一份大礼,我希望你父亲能感受到我的谢意——通过你的尸体。”他向另几个冰怪吩咐道:“把这个黑发小子带回王宫。”

    “想带走他,你得先杀了我!”索尔大喝道,同时一抬手,匕首穿过网眼射出,一刀扎进了那只冰怪的右眼里。

      冰怪吃痛,怒吼着扬起手中的冰刃向索尔扎了下来。

 

      那一片耀眼的金光不知持续了多久,但等到洛基再醒来时,他已经回到了阿斯加德彩虹桥传送门的旁边。

      他急忙坐起身环视四周,当看到索尔安然无恙地躺在他身边时,他长长舒了口气,又躺了下去。但一躺下去,他便发现一张脸在自己的上方。

    “海姆达尔!”洛基又坐了起来,“是你救了我们?”

      守护者并没有答话,面无表情地看向远处。

    “抱……抱歉,我们再也不敢了。”洛基小心地垂下了双眼。

    “这话你留着与你父王解释。”

    “是。还有,索尔他……没事吧?”

    “你自己不会看?”

      洛基转过身,看着身边的金发少年,胸口轻轻起伏着睡得正香,嘴里似乎还喃喃着什么。洛基轻轻趴下身去,把耳朵贴在哥哥的唇边。

    “洛基……对不起……”

      洛基浅笑,轻声自语道:“傻子。”

      海姆达尔向兄弟二人的方向瞥了一眼,说道:“你父亲已经在赶来的路上了。”

    “谢谢你,海姆达尔。”洛基向他眨了一下右眼,露出一个狡黠的笑意,又紧贴着哥哥躺了下去,死死地闭上了眼睛。


评论

热度(47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