王冷蛋的本体

墙头比较多请见谅orz
喜欢的图片可以随意抱走,水印什么的我应该都关掉了。

【周恩来/赵世炎】熬夜

看我们的法兰西岁月真的好喜欢恩来和世炎哥哥,想着他们同居【误】的那段日子,也许周恩来总会强行让赵世炎睡床,但世炎也总有办法照顾恩来兄。总之两个优秀的人之间的友谊真的感觉太好了。




“周恩来!”身后传来赵世炎低声的怒呵。
周恩来偏了偏头,不温不火的嗯了一声,视线却没有离开过桌上的稿件。
“连着熬了一周的夜,你还要不要这身子了?”
周恩来的嘴角轻轻一扬,终于放下手中的笔,转过身去,扒着椅背看向床上半坐着的赵世炎,看着那一向清秀的眉眼间皱出了一个川字。
“这几篇稿子写得都很好,我想尽快帮他们改一下,明天一起发到几家报纸上。”周恩来苦笑了一下,继续道:“抱歉啦世炎,看来耽误的你这几天也没睡好。”
“你就别担心我了!”赵世炎掀开被子跳下床来,一只手搭在周恩来肩上,俯下身子读起稿子来。
“怎么?这是要帮我改稿子?你明天不是还要去小组里做汇报?”周恩来望着那人,面容上带着一丝睡意,但眼中却闪着点点亮光。
“我估计这是能让你早睡的最好办法啦!我晚睡一日没关系,恩来兄可是好久没有好好休息过了。”赵世炎拿起一篇尚未被修改的文章和一支铅笔,坐在床沿上专心的读起来。
周恩来轻轻笑着摇了摇头,又忽然轻声唤道:“世炎。”
“嗯?”
“谢谢你。”
“恩来兄莫要说笑,”赵世炎故意打起了官腔,笑着地说道,“但只要你答应我两件事。”
“什么事?”
“今晚你睡床。”
周恩来啧了一声:“我打地铺打习惯了,你非要我睡床,我还…”
“这是第一,”赵世炎不管不顾地说了下去,“第二,你明天睡懒觉,要一直睡到我把稿件送到报社再回来。”
“喂,你这家伙讲不讲理…”
“我一起住了这么久,你居然不知道我是个不讲理的人?”赵世炎低下头看着稿件,嘴角却偷偷上扬:“就这么定了。你不要打扰我,我要开始看稿子了。”
周恩来用食指狠狠地向赵世炎指了几下,自己倒也笑了。他也再次拿起了笔。
一盏昏黄的煤油灯,照着两个专心的人,映在静寂的巴黎城。

评论(7)

热度(39)